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文】110|夏夜

轉瞬,劍鋒送出。
金屬摩擦聲響於四周,響於蒼穹,響於飄著碧雨的竹林中。
紅影與影交叉出現,紅影有著比夜潭還深髮,影有著比烈火還艷的紅髮。
彷彿為一,又彷彿為無的兩個身影。



「為什麼要戰呢?」
『因為我們必須爭出唯一。』

『為什麼要戰呢?』
「因為我們絕對不能分開。」



迴身一個突刺,左身一轉反下。
紅衣左胸染上了比絳色錦緞更美麗的色,衣左胸染上了比朱色牡丹更鮮豔的色。



「為什麼要戰呢?」
『因為我們必須永遠一起。』

『為什麼要戰呢?』
「因為我們絕對不可離開。」



朝陽灑滿大地,照亮竹林內兩座簡單搭起的石墓塚。
塚上插了兩把劍,並掛著一紅一的錦緞。







2007/07/24 小蘇享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自創-

【原創】歷史之前。

隱默於歷史之前的過去 吟遊們傳頌的過去
藏匿於虛偽之下的真實 吟遊們歌頌的真實

不要懷疑是否存在 它不紀錄於現今與未來
一切已被意者掩埋 因傳說只生於奇蹟時代

時間洪流無情地帶走證據 應被記載的文字逐漸風化
絢麗光波灑向隱默的遺跡 突顯不堪回首的榮耀記憶

諸神舉起左手 人類讚頌著偉大天蹟
諸神舉起右手 人類憤恨的破壞聖地

歌曲將流傳於千年之後 傳說將消失於死亡之下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歌曲將流傳於千年之後 傳說將消失於死亡之下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不斷重複

這是詩人的使命 吟遊詩人的使命










2007/03/03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原創】點文-花無名初筆節錄版

PRACTICE 01/

日值芳歲末,嚴冬未見緩和,寒冽沁骨。
此時節的皇宮略嫌孤寂悽清,原有的暖意也跟著生氣一同消失。
庭中花木盡被白雪覆蓋,但池中魚群汕汕,似不覺寒意的自在游水。

一老人熟練穿過迷宮般的庭園,走往佇立於園內深處的高塔。
廊上的腳步聲無忌諱般彰顯著,直到塔頂才又恢復沉靜。


「王上,今年冬日特別寒冷,請您保重金身呀!」
被稱王上的男人依然沉默遠望,望著庭園中那廣闊池水的中央。
男子身上未著許多衣綢,儘管風與寒氣直接襲身仍不為所動。
老人抬起原本低下的視線,看著眼前男人憶起從前。

他是最了解王上的人,自己一直跟在他身邊服侍,從出生學語到現在擁有天下。
一生為他的付出甚至可比擬父親。

今早至房內未見男人,他便轉往這庭院。



PRACTICE 02/

「白雪飄,英勇男兒征遠方。
 粉櫻落,傾城佳人念何處?」
突然的發聲令老人回神,眼前男子拿起身旁小桌上早已冷去的清醑一飲下肚。
男人嘴角掛著淺笑,不變的望著池中央那坐在上個朝代就已存在的瑤思亭。

老人沉默,雖然知道該說什麼,但是他無法發聲。
「狂冬離,雪盡華萌歸何處?
 枯葉現,樓空塵積憶遠方。」



SKETCH 01/

自從澔玉城之戰大勝,順利併吞王都至今六餘年,人民生活已步上正軌。
十二年前,被稱為這大陸最慘烈的戰爭「神慟之戰」開打。
表面上是國家領地談判失和而挑起戰火,事實上卻是兩大陸過分野心的併吞。
西方大國選上因位於兩陸交通樞紐而富裕的「漢湘」,
早有開戰之意的漢湘為應對西方國家,便與北方胡族國家聯姻,而後沒多久開打的神慟之戰則順勢合作。
雖然是順利與西方國家簽立和平協約,但一切卻未如預期,胡族國家趁漢湘國勢衰弱、人民怨聲震天之時一舉攻下。

早已在神慟時國力大損,後其繼任的王上也未給國家療傷,只能走上滅國之途。
北方胡族之國瞬間躍上神洲大國,而後繼任王上卻不是族群首領,而是帶領胡族打贏數次勝仗的將軍。

領導神慟戰時的胡族首領好舉戈,殊不知人民怨聲,更不知身邊群雄的虎視眈眈。
神慟時死於戰場上,不過因時局緊張,對於首領的死訊全部封鎖。
導致歷時一年的神慟之戰,後期的半年全都由國內長老和眾將軍操縱。
開始雖有許多異議,認為如此舉動是破壞王族權威。
但大戰的勝利改變了知情者的想法,許多人開始轉向認同此決議方法。
畢竟年幼的首領根本無法決策國事,如此下去國家只會毀滅。

此時長老群卻意外發聲,想推舉帶領國家打贏神慟關鍵戰的將軍為王。
消息繪聲繪影的傳於宮內,官員分成三派私下暗鬥。

人數較少為支持小首領繼續領導。
一派是支持長老與將軍眾來決議,小首領權力轉移。
另一派則支持年輕將軍為王。

而讓此將軍完全握權機會的則是澔玉城之戰大勝,他以少量的兵力成功奪取漢湘王都。
王都攻陷後漢湘各地也無強烈反抗,沒多久就完全擁有此地。
他把國家推往神洲之首,後期便順理成章的坐上王位。



SKETCH 02/

角色均複姓(西國除外),百家姓記載如下,名未定:

萬俟 司馬 上官 歐陽 夏侯 諸葛 聞人 東方
赫連 皇甫 尉遲 公羊 澹台 公冶 宗政 濮陽
淳于 單於 太叔 申屠 公孫 仲孫 軒轅 令狐
徐離 宇文 長孫 慕容 司徒 司空

*赫連、皇甫、單於、宇文、司徒。



──────────────────────────
貼上來只是想做個交代,因為如果說了好久都不貼好似說謊呢~
上面只是試寫,SKETCH 01是預定的橋段,以便解釋文章。
可能會同SKETCH 01簡單做敘述,戰爭不會寫很多|||
目前只想寫到療川預定的分別而已,至於後期的許許多多還會隨情況調整ˇ
所以雖說是要照著s01寫,但是個人認為突然改變的機率還是很大(毆)。

我有寫喔~小悠ˇ(巴)
妳有什麼點子要告訴我一聲ˇ




2006/09/08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同文】278|開懷大笑˙結語

終於寫完第一篇同文,感覺很感動(淚)。
這可是我目前所有文章裡頭第一篇正式完結的呀!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毆)
自己的出文速度很慢,自己懶大概是主要原因。
而且很多長篇文章都是只有個架構,不然就是主要事件有,但是次要事件卻太少。
所以至此完成的都是短篇,沒有真正的長篇作品。

其實自己構思的大部分都是長篇。
常常原本預定短篇,後來覺得不合邏輯而加入一堆橋段使整篇合理,最後竟變成長篇(囧)。
下次我會試著多寫一些不合邏輯性的故事的(炸)。

這次選的開懷大笑視個非常光明的題目,硬被我寫成了暗坑OTZ|||
如果有任何人期待它是個好結局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有機會我會改光明一點。

其實像這種自殺的題材還滿想寫的,但是覺得什麼跳樓服藥好像都不夠刺激。
來個現場自焚可能還不錯(毆)。
加上前陣子不小心(非常強調)發現到蛋白質燒焦有一種味道。
所以很想動筆寫一些類似的把心得寫出來(炸)。

總之大概是如此(很不負責),下次選的同文題目是第「160|饗宴」。
暗坑嘛……應該是啦~(羞奔)




2006/08/11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同文】278|開懷大笑˙貳完

夜的暗總是過分,好似只要一不注意就會竄上身。
但也因如此使這詭譎的氣氛到達了愉的程度。


男子獨身站在曠野中,除了風聲,他什麼都沒聽見。
這座山頂意外的平坦,雖然離鬧區不遠,但知道這的人卻很少。
未見少年的男子開始浮躁,準備轉身離去。

「你來啦!」
男子回身,少年正搬著看似相當重的東西。
「太慢了吧!你到底有什麼事!」
「抱歉,已經好了。」
少年趕緊將手上的東西擺好,站至定點。


男子走近少年,不過卻被他示意離開。
「遠一點比較好看,雖然近點能聽見聲音,但是要是不小心傷到就不好了。」
雖皺眉,男人還是照著少年的話做。







空無一物的荒野,月似乎怕著什麼不肯露面。
少年只裹著純白的布,笑盈盈的看著站在一旁的男人。

突然歌聲響起,聲源來自少年。
還未變沉的嗓子異常清,如臨走前的燦爛微笑。
接著他打開方才搬來的重物,拿起勺子開始一瓢瓢澆上身。
白布因吸收過多的液體而落下,未著衣綢的身子暴露於夜空下。

儘管寒冷,他仍愉的唱著歌。
最後他拿起整個桶子,將剩下的液體倒在一絲未掛的身上。


「你到底要做什麼?」男子口氣不好的提問,她並不想在這浪費時間聽演唱。
「完成了!你要看仔細喔!」男孩笑的開懷,月光也被這爽朗的笑聲吸引,放出了照耀大地的月光。

月光下,什麼都看的很清楚。
男孩沙布下的傷口,扭曲狂烈,看的出是被烈焰灼傷。
而方才的液體在月光下閃亮出異樣光澤,油類的答案呼之欲出。
他仍笑的燦爛,不過這笑容卻再下一秒被灼熱的艷紅奪去。




在男人注視著它物時,少年點起了火柴,火焰迅速的奪去了淋上油的身體,照亮了整個原野。
油脂在燃燒下霹吧作響,蛋白質焦的味道與周圍融合。


「你覺得美麗嗎?」


身在烈焰中的少年開口說話,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男人緊緊注視著焰龍爬身的少年,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火焰開始移動,點出漂亮的舞步,每一踏,腳下的草便會燃燒一塊。
強風助長了火勢,所有一切就如算計好般的偏向少年。



男子沒有回答,只是著魔般注視著熊熊火焰吞噬著少年。
嘴角彎成詭異的弧度,眉眼間也透露出強烈的歡愉。

他盼望火勢能再強些,肌肉燒焦的味道能再濃些,血液被蒸發的聲音能再大些。
只要一切再誇張一點就好了。










少年看到笑容後發出了不似人的笑聲。
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







而男子亦同,不斷笑著。







2006/08/11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