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日記】一篇意料中的簡短同人展遊記。



好樣的,這篇又是俗稱的同人展遊記。
簡單來說還是跟以前一樣累,該買的都買了,這次意外買的少。
大概是想要的沒來吧,不過大部分都齊全了(倒)。






(本子出借,照片待補)







第一天一整天都跟小悠亂晃,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挺熱絡的,大概是認識久只差沒見面而已。
不過兩個相認確是以很蠢的方式相認(炸),明明就在旁邊還你看我我看你看很久(笑)。
兩個傢伙還意外的把錢幾乎通通都砸往同一排,吃錢之道果然不同凡響(毆)。
不過這場買的本子都很喜歡ˇ妖精本好棒ˇ通史一如往常的令我腐花大開ˇ(炸)
久違茄子本終於買到手ˇVibrant Tune好豪華封面超閃亮ˇ

總之如此,第二天是跟國中某腐男和一起去。
意料中的遲到,不過幸好他在我差點死於台大(?)前一刻來,光這一點我就很夠了(倒)。




(coser照片不放,小悠如果要RO照記得跟我要ˇ)



2007/02/28 小蘇享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ategory: 日記-

【日記】即將開學。


不好意思自閉發作我不想開學我要再家當廢物。







以上就是心情(嘆)。
一想到明天就要回學校,胃便開始不舒服。
畢竟又要回到那個沒有任何好回憶的地方,不管怎樣都很討人厭!
要應付好多麻煩的事,那是一個煩惱的根源。
我不討厭學習,我討厭的是身旁的人,因為在那沒有人能讓我真正放輕鬆對待。


對,我還是喜歡一個人,到現在還是一個人。





總之,很煩,壓力也很大。







2007/02/26 小蘇享月
Category: 日記-

【日記】太過自信。

一轉眼寒假即將過去了,
總是很不會運用時間的我這次寒假仍一點進步都沒有(炸)。

我很喜歡洗澡的時間,因為它能讓我思考很多事。
但同樣我也很不喜歡這段時間,因為他總是會讓我思考太多事。

最近又想起那個傷,而我這個笨蛋雖然有笨蛋福,可是笨蛋終究是笨蛋。
一直珍惜的友情就這麼破滅了,我想任誰都受不了。
它來的太突然,等我注意到時早就無法挽回。
這個裂痕我不清楚是怎麼造成的,真的,我一點都不清楚。
所有我最珍惜的情誼總是這樣,在我完全不知道的狀況下突然消失。
小學要好了三年的死黨、國中三年來最了解我的朋友。

我一直以為我能放開心胸去接納這件事,但是人總是太過自信。
時間一直流逝,這個傷卻從來沒好過。

他跟我寫交換日記寫了兩年不曾斷過,
很喜歡每天為了寫什麼及要怎麼裝飾今天的日記而煩惱,
儘管做起來相當麻煩費時,但是我真的真的好喜歡那段時光。

當知道我高中入取之後,我就離開了衝刺班。
那天,我把我們所寫過的交換日記裝袋給他,
我仍沒有成功當面給他最後一次的日記,我很想在他面前瀟灑的交給他,但我退卻了。
現在想想,是不是我當面交給他才是正確的選擇?

在國中畢業的暑假裡,我曾為了要詢問有關班級網路聯絡管道而發了全班性的MAIL,
他回信了,而我也首次嘗到興奮與害怕交雜的感覺。
因為我知道,他在這封回信中絕對會寫上他對於我最後一次交換日記的回覆。

而我的預感沒錯,他寫了。
那封MAIL因為信箱密碼被盜再也看不到了,但我仍記令我最深刻的那句:

「......我變了,你也變了......」

只是短短的七個字,我很震驚。
「你可以認為你變了,但是你是以什麼樣的評斷方式來評斷我變了?」
我真的不懂,我變了嗎?是我看不出來?還是這根本是你在逃避什麼的方式?
很想告訴他:我沒變,我仍是當初那個對你提出交換日記邀請的朋友!

只是方才,我在MSN的狀態上看到:日記,那就暫停一下吧!
你向別人說出我曾對你說過的話了嗎?說真的,我很受傷。
可是又氣自己不夠瀟灑,多羨慕你能如此快速復原。




還是,你從來沒受傷過呢?




2007/02/17 小蘇享月
Category: 日記-

【原創】點文-花無名初筆節錄版

PRACTICE 01/

日值芳歲末,嚴冬未見緩和,寒冽沁骨。
此時節的皇宮略嫌孤寂悽清,原有的暖意也跟著生氣一同消失。
庭中花木盡被白雪覆蓋,但池中魚群汕汕,似不覺寒意的自在游水。

一老人熟練穿過迷宮般的庭園,走往佇立於園內深處的高塔。
廊上的腳步聲無忌諱般彰顯著,直到塔頂才又恢復沉靜。


「王上,今年冬日特別寒冷,請您保重金身呀!」
被稱王上的男人依然沉默遠望,望著庭園中那廣闊池水的中央。
男子身上未著許多衣綢,儘管風與寒氣直接襲身仍不為所動。
老人抬起原本低下的視線,看著眼前男人憶起從前。

他是最了解王上的人,自己一直跟在他身邊服侍,從出生學語到現在擁有天下。
一生為他的付出甚至可比擬父親。

今早至房內未見男人,他便轉往這庭院。



PRACTICE 02/

「白雪飄,英勇男兒征遠方。
 粉櫻落,傾城佳人念何處?」
突然的發聲令老人回神,眼前男子拿起身旁小桌上早已冷去的清醑一飲下肚。
男人嘴角掛著淺笑,不變的望著池中央那坐在上個朝代就已存在的瑤思亭。

老人沉默,雖然知道該說什麼,但是他無法發聲。
「狂冬離,雪盡華萌歸何處?
 枯葉現,樓空塵積憶遠方。」



SKETCH 01/

自從澔玉城之戰大勝,順利併吞王都至今六餘年,人民生活已步上正軌。
十二年前,被稱為這大陸最慘烈的戰爭「神慟之戰」開打。
表面上是國家領地談判失和而挑起戰火,事實上卻是兩大陸過分野心的併吞。
西方大國選上因位於兩陸交通樞紐而富裕的「漢湘」,
早有開戰之意的漢湘為應對西方國家,便與北方胡族國家聯姻,而後沒多久開打的神慟之戰則順勢合作。
雖然是順利與西方國家簽立和平協約,但一切卻未如預期,胡族國家趁漢湘國勢衰弱、人民怨聲震天之時一舉攻下。

早已在神慟時國力大損,後其繼任的王上也未給國家療傷,只能走上滅國之途。
北方胡族之國瞬間躍上神洲大國,而後繼任王上卻不是族群首領,而是帶領胡族打贏數次勝仗的將軍。

領導神慟戰時的胡族首領好舉戈,殊不知人民怨聲,更不知身邊群雄的虎視眈眈。
神慟時死於戰場上,不過因時局緊張,對於首領的死訊全部封鎖。
導致歷時一年的神慟之戰,後期的半年全都由國內長老和眾將軍操縱。
開始雖有許多異議,認為如此舉動是破壞王族權威。
但大戰的勝利改變了知情者的想法,許多人開始轉向認同此決議方法。
畢竟年幼的首領根本無法決策國事,如此下去國家只會毀滅。

此時長老群卻意外發聲,想推舉帶領國家打贏神慟關鍵戰的將軍為王。
消息繪聲繪影的傳於宮內,官員分成三派私下暗鬥。

人數較少為支持小首領繼續領導。
一派是支持長老與將軍眾來決議,小首領權力轉移。
另一派則支持年輕將軍為王。

而讓此將軍完全握權機會的則是澔玉城之戰大勝,他以少量的兵力成功奪取漢湘王都。
王都攻陷後漢湘各地也無強烈反抗,沒多久就完全擁有此地。
他把國家推往神洲之首,後期便順理成章的坐上王位。



SKETCH 02/

角色均複姓(西國除外),百家姓記載如下,名未定:

萬俟 司馬 上官 歐陽 夏侯 諸葛 聞人 東方
赫連 皇甫 尉遲 公羊 澹台 公冶 宗政 濮陽
淳于 單於 太叔 申屠 公孫 仲孫 軒轅 令狐
徐離 宇文 長孫 慕容 司徒 司空

*赫連、皇甫、單於、宇文、司徒。



──────────────────────────
貼上來只是想做個交代,因為如果說了好久都不貼好似說謊呢~
上面只是試寫,SKETCH 01是預定的橋段,以便解釋文章。
可能會同SKETCH 01簡單做敘述,戰爭不會寫很多|||
目前只想寫到療川預定的分別而已,至於後期的許許多多還會隨情況調整ˇ
所以雖說是要照著s01寫,但是個人認為突然改變的機率還是很大(毆)。

我有寫喔~小悠ˇ(巴)
妳有什麼點子要告訴我一聲ˇ




2006/09/08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同文】278|開懷大笑˙結語

終於寫完第一篇同文,感覺很感動(淚)。
這可是我目前所有文章裡頭第一篇正式完結的呀!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毆)
自己的出文速度很慢,自己懶大概是主要原因。
而且很多長篇文章都是只有個架構,不然就是主要事件有,但是次要事件卻太少。
所以至此完成的都是短篇,沒有真正的長篇作品。

其實自己構思的大部分都是長篇。
常常原本預定短篇,後來覺得不合邏輯而加入一堆橋段使整篇合理,最後竟變成長篇(囧)。
下次我會試著多寫一些不合邏輯性的故事的(炸)。

這次選的開懷大笑視個非常光明的題目,硬被我寫成了暗坑OTZ|||
如果有任何人期待它是個好結局的朋友真的非常抱歉,有機會我會改光明一點。

其實像這種自殺的題材還滿想寫的,但是覺得什麼跳樓服藥好像都不夠刺激。
來個現場自焚可能還不錯(毆)。
加上前陣子不小心(非常強調)發現到蛋白質燒焦有一種味道。
所以很想動筆寫一些類似的把心得寫出來(炸)。

總之大概是如此(很不負責),下次選的同文題目是第「160|饗宴」。
暗坑嘛……應該是啦~(羞奔)




2006/08/11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同文】278|開懷大笑˙貳完

夜的暗總是過分,好似只要一不注意就會竄上身。
但也因如此使這詭譎的氣氛到達了愉的程度。


男子獨身站在曠野中,除了風聲,他什麼都沒聽見。
這座山頂意外的平坦,雖然離鬧區不遠,但知道這的人卻很少。
未見少年的男子開始浮躁,準備轉身離去。

「你來啦!」
男子回身,少年正搬著看似相當重的東西。
「太慢了吧!你到底有什麼事!」
「抱歉,已經好了。」
少年趕緊將手上的東西擺好,站至定點。


男子走近少年,不過卻被他示意離開。
「遠一點比較好看,雖然近點能聽見聲音,但是要是不小心傷到就不好了。」
雖皺眉,男人還是照著少年的話做。







空無一物的荒野,月似乎怕著什麼不肯露面。
少年只裹著純白的布,笑盈盈的看著站在一旁的男人。

突然歌聲響起,聲源來自少年。
還未變沉的嗓子異常清,如臨走前的燦爛微笑。
接著他打開方才搬來的重物,拿起勺子開始一瓢瓢澆上身。
白布因吸收過多的液體而落下,未著衣綢的身子暴露於夜空下。

儘管寒冷,他仍愉的唱著歌。
最後他拿起整個桶子,將剩下的液體倒在一絲未掛的身上。


「你到底要做什麼?」男子口氣不好的提問,她並不想在這浪費時間聽演唱。
「完成了!你要看仔細喔!」男孩笑的開懷,月光也被這爽朗的笑聲吸引,放出了照耀大地的月光。

月光下,什麼都看的很清楚。
男孩沙布下的傷口,扭曲狂烈,看的出是被烈焰灼傷。
而方才的液體在月光下閃亮出異樣光澤,油類的答案呼之欲出。
他仍笑的燦爛,不過這笑容卻再下一秒被灼熱的艷紅奪去。




在男人注視著它物時,少年點起了火柴,火焰迅速的奪去了淋上油的身體,照亮了整個原野。
油脂在燃燒下霹吧作響,蛋白質焦的味道與周圍融合。


「你覺得美麗嗎?」


身在烈焰中的少年開口說話,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男人緊緊注視著焰龍爬身的少年,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火焰開始移動,點出漂亮的舞步,每一踏,腳下的草便會燃燒一塊。
強風助長了火勢,所有一切就如算計好般的偏向少年。



男子沒有回答,只是著魔般注視著熊熊火焰吞噬著少年。
嘴角彎成詭異的弧度,眉眼間也透露出強烈的歡愉。

他盼望火勢能再強些,肌肉燒焦的味道能再濃些,血液被蒸發的聲音能再大些。
只要一切再誇張一點就好了。










少年看到笑容後發出了不似人的笑聲。
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







而男子亦同,不斷笑著。







2006/08/11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同文】278|開懷大笑˙壹

「可惡!冬天的森林怎麼這麼暗。」


男人抓著一旁的樹木撐住身體,拿起口袋內的菸抽起一根。
四周全,除了男人手上一盞似乎沒什麼用燈以及煙頭上零星的焰光外,沒有任何光線。
原本意料中該出現的月不知什麼時候被雲朵遮蓋,因過於陰暗使大地顯得詭異。

男子似乎不在意夜晚的陰森隻身往山頂上走。

「早知道不答應那個混帳的要求!媽的……」
不適合自己形象的髒話飆出口,隨後意識到某點的他自嘲般的苦笑。
「可以爽約的呀!……何必這麼聽話?」

重重的吐出煙霧,過份濃烈的味道散佈在林中。
是可以爽約,不過總覺得不對,他憶起幾小時前那個少年邀約。







『那個……你今晚有空嗎?』
男人繼續手邊的工作,沒回應。
『我想給你看個很漂亮的東西,就今天晚上,你可以來嗎?』
男子仍然不回應,因為認為少年的發現總是相當的自己為是。
『拜託!只要今晚就好!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個要求!』
像膜拜般的雙手合十,少年彎了個相當有誠意的九十度鞠躬。


『今晚幾點?什麼地方?』


男子意外的答應令少年驚訝,頓了幾秒便快速報告重點。
『嗯啊…..今晚九點在山頂的靠海崖邊,真的非常謝謝你!』
少年的身影消失,看的出開心的加了小跳躍。







男子回想結束後又深深嘆氣,抱怨自己傻。
傻到願意再相信一次那個小鬼的話,來滿足自己一點點的好奇心。

那好奇心是來自於方才少年邀請時注意到的傷口。
他不經意撇見手臂上纏著一圈一圈的紗布,明顯看的出來是自己隨意包裹的。
它很在意那沙布下方的傷口。
不過那種在意並不是出於關心,而是一種單純的好奇。




丟下口中抽一半的菸,隨意滅了那點小火。
冷笑,他繼續往上走。





2006/07/28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自創】獨私

烏雲在極頂處編織綿密玄的厚襖,
閃雷化為巨龍點綴。

看似過於突兀,但卻華麗的令人目眩神迷。

站在曠野上的男性身影沒有表情,手中寶劍發出冷光。
揮刀於轉瞬間,極其俐落的身段飛舞在群敵中。
明顯的人數差異並沒有帶來任何幫助,對身影來說,多一些人只是多些磨刀石。

喋血養人,歃血養劍。
他以此聞名。







蒼穹狂泣不止。
沖刷走的是點點血跡,沖不走的是痕痕斑白。

「何必如此趕盡殺絕?」
語出於戰場外走來的少年,纖手撐著紙傘,另隻手握把鐵扇,柄上精細的刻紋如鬼斧神工。
凌的鍛造工夫便可知此物用處,白色的扇布上還依稀看見點點櫻紅。

「你不也是?」男人回問,眼神從遠方移至眼前少年,。
少年晶鈴般的笑聲響起,方才因活動而發紅的臉頰在白皙的皮膚上開出朵朵豔花,有如下凡遊玩的天仙。
男人俊逸的臉龐湊近少年,為他抹去沾留在臉上的血漬。


















「不是說好。世界,就我兩人。」
額點額,男子環抱著少年,感受著他特有的清麗淡香。


「是啊!就我兩人。其它,都不必了。」
緊握住男人的手,少年綻放出燦爛笑顏。





2006/2/26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自創】因緣—初筆節錄版

空氣中充滿血腥味。
地牢的寒氣如荊棘纏繞,撕裂皮膚後沁入骨髓。


在幽深裡,有一單薄的身影正因這刺骨而發顫,蜷伏於角落。
漂亮的唇緊咬發紫,連純種東方人也比不上的一頭長及地烏髮遮蓋著大半邊臉。


隱隱約約,遠方腳步聲正往這走來,停在身影前方。



「你還是不招嗎?只要你一句話就可當作這一切都沒發生,何必鑽牛角尖呢?」
他沒有說話,只是將身體更往角落裡鑽,緊拉著那根本無法保暖的衣服。
「還真是固執。」
緩緩拔出配於腰上的劍,刀鋒指著身影的頸部,轉瞬間銀亮的劍閃出一陣刺眼。
身影美麗的烏法被這俐落斬斷,緩緩從肩飄落下來,裸露出來的是令人驚艷的美麗臉龐
。他的視線移向揮刀之人,特殊的瞳孔顏色讓人生懼,銀灰色在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不過這並沒有嚇著來者,反而將劍抵著身影下顎,拖起垂下的面容。
「你在保護誰吧?到底是誰如何傳奇之人竟值得傳說中的美麗戰神為他下凡頂罪?」



「是我的錯,如果皇上一定要殺人才得以痛快,請皇上立刻賜死給玄蒼吧。」
語畢,他將身體轉向跪坐面對質問者。
因烈寒而凍傷的手攀附上劍,將劍鋒移至左胸口,堅定的注視著眼前人。

「你!!」
被稱作皇上的男人對於這番話感到憤怒,欲揮刀而舉起的手在空中停留,好似什麼拉著,怎麼斬也斬不下去。
「你就分名與朕做對?」展露致冷的笑容,任誰都可以感覺到那猶如身處冰點的緊張感。
自稱玄蒼的人仍無動於衷。

「是微臣將北方首領放回,這點是事實,無法解釋。」
「荒唐!」碰撞聲還在空蕩的牢獄裡無限放大,因憤怒而被甩出的劍躺在地上。
「既知這是罪,為何又要將它放回!!你是傻了?還是糊塗了?」
「他有恩於玄蒼,不能不報。」


「要報答也不能挑在這時!!!」


玄蒼沒有再回話。
陷入兩難的皇眉頭深鎖。


「你到底要朕作什麼決定?」
「殺了你,以示天下,卻折磨知人。赦免你,以功贖罪,但天威何在?」
被問者不語,只起身走向方才因震怒而甩出的劍,拿起遞給眼前天子
「希望皇上能以大局為重。」

視著他手上劍,嘆氣。



「你是朕的知己。我兩從小就一起遊山玩水、評賞詩賦、同枕共眠。」
「現在要朕放棄你,朕做不到!」
「感謝皇上如此厚愛玄蒼,此生無法回報,來生願再做牛馬。」
「臣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更清楚這錯難逃一死。他曾以死來交換玄蒼的性命,現在……我願意為他以死交換。」
表情柔和下來,他瞭解這一切看來似乎荒唐,卻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腦中閃過許多,這一切有如隔世般遙遠,但卻又清晰如昨。


不為什麼,他只是想記住。



「玄蒼,不要為難我。」
他改變語調,決定以一個朋友的角度喚回他。
「你以前就是這樣拗脾氣,才惹的我總是陪你背罪。」




「我還喚的回你嗎?」










『窮山崩毀 虛海乾涸
 蒼穹碎裂 古陸震撼

 無止歲月 分秒細數
 復見思顏 欲語還休』




2006/01/11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自創】前傳˙東逝-壹

血飛賤於人群,畫出漂亮弧度。





男子站在神堂之中,嘴上唸著咒語。
身上盡是殘破不堪的衣服與大大小小的傷口,外頭鐵器的鏗鏘聲此起彼落。
窗外月光及火光照在七色的玻璃上,透出的花紋比平日更艷麗。
神堂前巨大的圓如訴說著莊嚴,這是位於東方的人們的最高信仰,代表著完美及重生。
清水隨著圓的弧形順流而下,聚集在開滿透明花朵的湖中。


男子走向前,沾了湖水並點上其中一朵花花瓣上。
隨即花瓣亮出刺眼的光芒,男子將其摘下,以此為媒介,在空中畫出令人不解的符號。

「極東之境,藍血之子。
 完圓之咒,崩離此界。」
轉瞬間,手上的光亮碎裂成許多片飛向四處,消失在男人位於的空間中。

門被重重的推開,一位小女孩突然跑進神堂,一把抱住男子的腿,整張臉已被淚水奪去。
「爹,外頭好多陌生人拿著奇怪的東西對著我們。」
「是嗎?來!不要怕,爹抱抱。」
男子抱起女孩,輕拍著發抖的身軀,在她耳邊低語。
「不怕不怕,莳兒乖,外面的壞人很快就會消失了,爹已經請大圓圈幫我們了。」
喚為莳兒的女孩眨著水靈靈的大眼問男子「真的嗎?大圓圈會幫大家?」
「當然是真的,他說不但會打跑壞人,還要帶大家去另一個家喔!」男子微笑。
「大圓圈真的好害喔!」女孩原本的不安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安心的笑靨。
「不過在帶大家去另一個家前,你可不可以去帶弟弟來這裡?他也必須跟大家起離開才行!」
「好!莳兒會!」女孩興致勃勃的準備去帶父親口中的弟弟一同離開。
「莳兒從大圓圈後面走比較沒有壞人,爹爹先去告訴大家這件事。」
男子指著圓後的小徑,放下女孩。

女孩轉身便跑往圓後,背後一聲喚住了她。
「莳兒!」
「怎麼了爹爹?」
男子走向女孩,在他脖子上掛上兩條項鍊,清的藍澄晶被雕成漂亮圓形,上頭鏤刻淨潔的蓮。
「帶著它,一條給弟弟,不要隨便給其他人看見喔!」
「嗯!莳兒知道了!」


腳步聲漸漸遠離,男子原本微笑的臉也慢慢沉下。
走向神堂前,淨湖水裏可清楚看見一把雕工精密的劍,男子拿起並拔出。
「您在傳說時將我族封於此,目的是怕我們大肆破壞您的大地。」
將劍立於胸前,眉緊鎖。
「我們也安於此地,千年來從未停止對自身錯誤的反省。」












「難道您需要如此趕盡殺絕?非滅我族來血祭這神州?」




再次注視眼前莊嚴的圓,仍是一如往常的潔白肅穆。
男子轉身,大步邁出神堂。










【如果真的必要,我們只能反抗到底。】
【只有此事,絕不遵從!】















血飛賤於人群,畫出漂亮弧度。







2006/06/18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日記】正式換了新裝......

好啦好啦~正式換了新裝ˇ
死無名死太久活不回來是自己最主要的動力來源,這樣也好吧ˇ
好久以前就一直嚷嚷著要換家的我實現了諾言,以後應該不會搬家,
除非FC2死掉=口=/!!(毆)

好啦我承認是自己懶......

這篇日記是搬家的第一篇,內容不會多。
近期要把無名的資料全部往這搬,該丟的丟,該殺的殺(?)。
正在猶豫那四十一篇日記要不要搬,畢竟平常寫日記也花的一點心血。




看狀況吧!




2007/02/04 小蘇享月
Category: 日記-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