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人】A cat may look at a king.

01、配對是Tiger&Bunny中的兔虎,大概是兔----→←虎。
02、劇情平淡,時間大概是在13集後一點,10個月的前期。
03、依然對兔虎有著說不完的愛情與悲情,所以私心充斥。
04、因為バニーちゃん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翻所以繼續保留了日文。
05、對不起讓バニ超片想い,我真的很愛兔兔,真的゚゚(´O`)°゚
06、12/27,小修。




*****





某個寒冷的工作日午休,身旁那總是第一個離開辦公室的男人竟然稀奇的坐在桌前緊盯著電腦,很明顯絕對不是在工作,因為男人對著螢幕傻笑超過了十分鐘,還帶上了耳機,他從來沒想過這樣東西會與虎徹有所連結。
今天的Barnaby預計要十二點四十離開座位用午餐,當然若是虎徹先生一如往常開口說要一起用餐他也會順著男人的意,或許讓他稍為叨叨唸唸個十五分鐘便可以一同離開辦公室。
不過望向時鐘,再三格分針便要降落在數字八的位置,虎徹卻甚麼動作也沒有。

然而一個小小的聲音在瞬間岔斷了Barnaby的思緒迴路。
雖然不高亢、而且有些模糊又斷斷續續,但卻有著穩重的音階以及自然的轉折。
Barnaby從來沒有聽過虎徹的歌聲,陌生又新奇的體驗讓他覺得對方忽遠忽進。

不知道盯著哼歌的虎徹過了多久,直到眼前的那個人扯嗓的喊著「喂~バニちゃん~」才注意到自己過於露骨的動作,慌亂下的Barnaby來不即將纏繞住對方的視線網收回,紅潮順勢爬上耳垂與雙頰,撇過頭便是盯著螢幕猛敲著一些毫無邏輯可言的語句,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狼狽。

「啊!bunny你在偷看我!」
「請不要老是講這種毫無根據的話。」
「.............」
「請不要盯著我看。」
「哼哼,我知道了,你耳朵很紅。」

Barnaby把ENTER敲成了SHIFT。

「因為今天的天氣很冷。」
「我是不會輕易認輸的!就算小楓是你的fan!爸爸我也不會答應你們結婚!」
「啊?」
再次將視線轉向虎徹,方才的慌亂彷彿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無法理出個對話脈絡的困惑皺眉--其中參雜著點對於虎徹遲鈍到不可思議的微慍。
「你一定是看到我螢幕上小楓可愛的模樣所以才臉紅吧!我知道小楓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孩子,所以我可是會守護她到最後一刻的!!」

是啊,自己竟然沒有注意到,當虎徹做出甚麼異常的舉動99.9%都與他的孩子有關。
中年男人的螢幕上有個小巧的身影舞動著,那大概便是對方誤解自己的理由吧,雖然是個一意孤行的理由,但各方面而言也夠讓自己好受了。

「請不要擅自下結論,對於小楓和我而言都會感到困擾。」
「呿!明明就在偷看我的螢幕!」
「我沒有,還有我要先去用餐了,大叔就繼續戴著耳機對螢幕傻笑吧。」
「反正我就是個大叔,bunny還年輕,本來就不會懂。」

正收拾著桌面的手在空中一頓。
下意識地因刺耳的否定句蹙眉,英雄辦公室陷入了難得的安靜。

「大叔,我想我並沒有理解的必要。」
「バニちゃん真的很不可愛耶!」
餘光瞅了眼虎徹,對方果然嘟著嘴,口中似乎在嘟囔著一些中年人的碎嘴。
他沒有發現因為這句話而緊縮的雙拳,以及強烈動搖的自己。



--是的,我不懂。
--我沒有孩子,也沒結過婚,年紀也和你差了十年。
--錯過的曾經我追不回來,但難到未來的可能也無法把握住嗎?




Barnaby感到的腦中有些當機,儘管手上例行的動作沒有停下,喉頭卻彷彿也卡了個燒碳般劇烈疼痛著,或許立刻離開是個好辦法,不過肯定會換來虎徹的關注吧;但現下這種氣氛自己的表情肯定也是糟糕到彷彿甚麼都寫在臉上,進退兩難。

「Bunny。」
「.....................」
「Bunny!」
「甚麼事?」
「你把我的資料也收到你的檔案夾裡了。」
「.......................................」
「哼哼!你果然很介意剛才的影片吧!也是可以借你看啦!」

重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試圖在肺部呼吸作用時一併代謝出這股總為愛情失常卻又深陷其中的焦躁。

「我可是不隨便分享這影片的,不過因為是夥伴所以可以讓你看看!」
「大叔,你真的很煩.......」
「哈哈哈所以才讓你看一下小楓啊!」

虎徹有些粗手的把螢幕轉向Barnaby,上頭是個纖細可愛的女孩,靈巧的穿梭於廣大的溜冰舞台,儘管四周看台坐滿了為數驚人的觀眾卻依然穩紮穩打地呈現出表演,或許並非是毫不怯場,但以這個年紀而言已是勇氣過人,有著想成為專業的擔當。
另外,女孩有著與虎徹相同的髮色與瞳色,時不時翹起的唇似乎也有他的影子。

「吶,Bunny......孩子啊......就算你不注意也是會成長呢......」
虎徹雙眼追隨著女孩飛舞的身影,原本已略垂的眼角似乎又多下降了幾度。
單邊戴上遞來的耳機,耳機裡傳出的是方才男人輕哼的曲調,婉轉的女聲唱著Barnaby不熟悉的語言,他想起很久以前曾經在訓練室看到Ivan前輩請教過虎徹,好像是叫做日本語吧,一個字有著一個音、一個義。
「明明是自己的女兒,有時候卻覺得好遠......你聽這首伴奏,好好聽,我從來沒有聽過......明明應該要很開心,但卻又有點寂寞。」
虎徹伸手抓了抓螢幕上的小楓,卻因投影機能只能不斷穿透,而後苦笑。
「真追不上你們年輕人的腳步啊。」




青年緊握的左拳在無意識中舒展,緩緩將體重託付給椅背。




「唉呀~バニちゃん現在一定覺大叔很沒用吧!不准講出來喔!」
「我不覺得。」
「咦?嗯啊?」
「只是不會表達而已,所以不會覺得虎徹先生沒用。」



窗外,史特恩比爾德市今年的第一場雪靜靜飄著。



「走吧我請你吃午餐,午休時間快結束了。」
「咦咦!?你剛剛那句話是在安慰我嗎?Bunny!Bunny等一下啊!」
「下雪了請記得你的外套。」
「喔好。......不對不要轉移我的注意力!!!!」



--我們都有一些話笨拙的無法具體言詞。
--若我也露出了如同你感到「難以傳達」時的神情,請你也試著看看我吧。
--看看我吧,虎徹先生。











END



其實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敘述,那種「難以對那個人具體明狀」的心情。
那種只要看到對方,就覺得自己快滿溢出來的心情。
在我心目中的兔兔熟得很慢,或許要到了13話以後才能理清自己的愛情,儘管還不清楚究竟甚麼時候才會表白,但是個意外對虎徹沒有耐心的孩子,畢竟錯失了太多感情表達機會的他,儘管跌跌撞撞也仍想積極把握住虎徹吧,我認為。

而虎徹的話又是另外一回辯證了吧。
總之好喜歡好喜歡這兩個人,請務必一輩子在一起。

最後,標題的英文諺語可譯成「人人平等」。



2012/10/12 小蘇享月
Category: 同人-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