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自創】因緣—初筆節錄版

空氣中充滿血腥味。
地牢的寒氣如荊棘纏繞,撕裂皮膚後沁入骨髓。


在幽深裡,有一單薄的身影正因這刺骨而發顫,蜷伏於角落。
漂亮的唇緊咬發紫,連純種東方人也比不上的一頭長及地烏髮遮蓋著大半邊臉。


隱隱約約,遠方腳步聲正往這走來,停在身影前方。



「你還是不招嗎?只要你一句話就可當作這一切都沒發生,何必鑽牛角尖呢?」
他沒有說話,只是將身體更往角落裡鑽,緊拉著那根本無法保暖的衣服。
「還真是固執。」
緩緩拔出配於腰上的劍,刀鋒指著身影的頸部,轉瞬間銀亮的劍閃出一陣刺眼。
身影美麗的烏法被這俐落斬斷,緩緩從肩飄落下來,裸露出來的是令人驚艷的美麗臉龐
。他的視線移向揮刀之人,特殊的瞳孔顏色讓人生懼,銀灰色在月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不過這並沒有嚇著來者,反而將劍抵著身影下顎,拖起垂下的面容。
「你在保護誰吧?到底是誰如何傳奇之人竟值得傳說中的美麗戰神為他下凡頂罪?」



「是我的錯,如果皇上一定要殺人才得以痛快,請皇上立刻賜死給玄蒼吧。」
語畢,他將身體轉向跪坐面對質問者。
因烈寒而凍傷的手攀附上劍,將劍鋒移至左胸口,堅定的注視著眼前人。

「你!!」
被稱作皇上的男人對於這番話感到憤怒,欲揮刀而舉起的手在空中停留,好似什麼拉著,怎麼斬也斬不下去。
「你就分名與朕做對?」展露致冷的笑容,任誰都可以感覺到那猶如身處冰點的緊張感。
自稱玄蒼的人仍無動於衷。

「是微臣將北方首領放回,這點是事實,無法解釋。」
「荒唐!」碰撞聲還在空蕩的牢獄裡無限放大,因憤怒而被甩出的劍躺在地上。
「既知這是罪,為何又要將它放回!!你是傻了?還是糊塗了?」
「他有恩於玄蒼,不能不報。」


「要報答也不能挑在這時!!!」


玄蒼沒有再回話。
陷入兩難的皇眉頭深鎖。


「你到底要朕作什麼決定?」
「殺了你,以示天下,卻折磨知人。赦免你,以功贖罪,但天威何在?」
被問者不語,只起身走向方才因震怒而甩出的劍,拿起遞給眼前天子
「希望皇上能以大局為重。」

視著他手上劍,嘆氣。



「你是朕的知己。我兩從小就一起遊山玩水、評賞詩賦、同枕共眠。」
「現在要朕放棄你,朕做不到!」
「感謝皇上如此厚愛玄蒼,此生無法回報,來生願再做牛馬。」
「臣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更清楚這錯難逃一死。他曾以死來交換玄蒼的性命,現在……我願意為他以死交換。」
表情柔和下來,他瞭解這一切看來似乎荒唐,卻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腦中閃過許多,這一切有如隔世般遙遠,但卻又清晰如昨。


不為什麼,他只是想記住。



「玄蒼,不要為難我。」
他改變語調,決定以一個朋友的角度喚回他。
「你以前就是這樣拗脾氣,才惹的我總是陪你背罪。」




「我還喚的回你嗎?」










『窮山崩毀 虛海乾涸
 蒼穹碎裂 古陸震撼

 無止歲月 分秒細數
 復見思顏 欲語還休』




2006/01/11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