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文】278|開懷大笑˙壹

「可惡!冬天的森林怎麼這麼暗。」


男人抓著一旁的樹木撐住身體,拿起口袋內的菸抽起一根。
四周全,除了男人手上一盞似乎沒什麼用燈以及煙頭上零星的焰光外,沒有任何光線。
原本意料中該出現的月不知什麼時候被雲朵遮蓋,因過於陰暗使大地顯得詭異。

男子似乎不在意夜晚的陰森隻身往山頂上走。

「早知道不答應那個混帳的要求!媽的……」
不適合自己形象的髒話飆出口,隨後意識到某點的他自嘲般的苦笑。
「可以爽約的呀!……何必這麼聽話?」

重重的吐出煙霧,過份濃烈的味道散佈在林中。
是可以爽約,不過總覺得不對,他憶起幾小時前那個少年邀約。







『那個……你今晚有空嗎?』
男人繼續手邊的工作,沒回應。
『我想給你看個很漂亮的東西,就今天晚上,你可以來嗎?』
男子仍然不回應,因為認為少年的發現總是相當的自己為是。
『拜託!只要今晚就好!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個要求!』
像膜拜般的雙手合十,少年彎了個相當有誠意的九十度鞠躬。


『今晚幾點?什麼地方?』


男子意外的答應令少年驚訝,頓了幾秒便快速報告重點。
『嗯啊…..今晚九點在山頂的靠海崖邊,真的非常謝謝你!』
少年的身影消失,看的出開心的加了小跳躍。







男子回想結束後又深深嘆氣,抱怨自己傻。
傻到願意再相信一次那個小鬼的話,來滿足自己一點點的好奇心。

那好奇心是來自於方才少年邀請時注意到的傷口。
他不經意撇見手臂上纏著一圈一圈的紗布,明顯看的出來是自己隨意包裹的。
它很在意那沙布下方的傷口。
不過那種在意並不是出於關心,而是一種單純的好奇。




丟下口中抽一半的菸,隨意滅了那點小火。
冷笑,他繼續往上走。





2006/07/28 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