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同文】278|開懷大笑˙貳完

夜的暗總是過分,好似只要一不注意就會竄上身。
但也因如此使這詭譎的氣氛到達了愉的程度。


男子獨身站在曠野中,除了風聲,他什麼都沒聽見。
這座山頂意外的平坦,雖然離鬧區不遠,但知道這的人卻很少。
未見少年的男子開始浮躁,準備轉身離去。

「你來啦!」
男子回身,少年正搬著看似相當重的東西。
「太慢了吧!你到底有什麼事!」
「抱歉,已經好了。」
少年趕緊將手上的東西擺好,站至定點。


男子走近少年,不過卻被他示意離開。
「遠一點比較好看,雖然近點能聽見聲音,但是要是不小心傷到就不好了。」
雖皺眉,男人還是照著少年的話做。







空無一物的荒野,月似乎怕著什麼不肯露面。
少年只裹著純白的布,笑盈盈的看著站在一旁的男人。

突然歌聲響起,聲源來自少年。
還未變沉的嗓子異常清,如臨走前的燦爛微笑。
接著他打開方才搬來的重物,拿起勺子開始一瓢瓢澆上身。
白布因吸收過多的液體而落下,未著衣綢的身子暴露於夜空下。

儘管寒冷,他仍愉的唱著歌。
最後他拿起整個桶子,將剩下的液體倒在一絲未掛的身上。


「你到底要做什麼?」男子口氣不好的提問,她並不想在這浪費時間聽演唱。
「完成了!你要看仔細喔!」男孩笑的開懷,月光也被這爽朗的笑聲吸引,放出了照耀大地的月光。

月光下,什麼都看的很清楚。
男孩沙布下的傷口,扭曲狂烈,看的出是被烈焰灼傷。
而方才的液體在月光下閃亮出異樣光澤,油類的答案呼之欲出。
他仍笑的燦爛,不過這笑容卻再下一秒被灼熱的艷紅奪去。




在男人注視著它物時,少年點起了火柴,火焰迅速的奪去了淋上油的身體,照亮了整個原野。
油脂在燃燒下霹吧作響,蛋白質焦的味道與周圍融合。


「你覺得美麗嗎?」


身在烈焰中的少年開口說話,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男人緊緊注視著焰龍爬身的少年,沒有喊叫,沒有掙扎。
火焰開始移動,點出漂亮的舞步,每一踏,腳下的草便會燃燒一塊。
強風助長了火勢,所有一切就如算計好般的偏向少年。



男子沒有回答,只是著魔般注視著熊熊火焰吞噬著少年。
嘴角彎成詭異的弧度,眉眼間也透露出強烈的歡愉。

他盼望火勢能再強些,肌肉燒焦的味道能再濃些,血液被蒸發的聲音能再大些。
只要一切再誇張一點就好了。










少年看到笑容後發出了不似人的笑聲。
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不斷笑著。







而男子亦同,不斷笑著。







2006/08/11小蘇享月


Category: 自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